新華社北京7月10日電 (記者 柳絲)42年前,跨越太平洋,中美兩國最高領導人的手緊握在一起,重新打開中美交往的大門。
      35年前,開創大格局,中美建交,結束了兩國長達30年之久的不正常狀態。
      這兩天,還是在見證了中美破冰和建交談判的釣魚台國賓館,第六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、第五輪中美人文交流高層磋商同期舉行。
      這輪對話與磋商舉行的時機意義重大。
      近段時間,中美關係遭遇“逆風”。美方在有關海上爭議、網絡安全等問題上的錯誤言行,給兩國關係帶來了消極影響;美方頻繁指責所謂中國網絡黑客盜竊商業機密,發起多起針對中國出口產品的貿易救濟調查,並又開始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說事。
      但是,“逆風”並不意味著“逆道”。
      “既然選擇了遠方,便只顧風雨兼程。”中美兩個大國,一路走來難免時有曲折,但總體前進方向始終未變。
      國際輿論註意到,中美髮生齟齬的同時,兩國交往亦格外頻繁,這表明,兩國政府都希望防止關係出現“螺旋式惡化”。
      承載著35年正常交往碩果的中美兩國,怎樣利用這輪對話與磋商的契機,從過去汲取經驗與智慧,以登高望遠的態度看待彼此分歧或問題,在相向而行的路上凝聚共識,超越歷史,這既是兩國人民的期盼,也是世人的關註點。
      那麼,中美關係該往何處去?該怎樣走?
      習近平主席說,中美兩國如何判斷彼此戰略意圖,將直接影響雙方採取什麼樣的政策、發展什麼樣的關係。
      一年前的夏天,漫步加利福尼亞州安納伯格莊園,中美元首達成共建新型大國關係的新共識。“不衝突不對抗、相互尊重、合作共贏”,一語道破新型大國關係的內核。
      今年3月,中美元首在荷蘭海牙出席第三屆核安全峰會期間再次會晤,重申共同推動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建設,確保兩國關係發展的正確方向。
      構建新型大國關係,意味著對傳統大國關係模式的摒棄,也為中國發展與其他大國關係提供了新思路。
      習近平主席說,這是雙方在總結歷史經驗基礎上,從兩國國情和世界形勢出發,共同作出的重大戰略抉擇,符合兩國人民和各國人民根本利益,也體現了雙方決心打破大國衝突對抗的傳統規律、開創大國關係發展新模式的政治擔當。
      中美新型大國關係,依靠政治互信、經貿合作和人文交流三大支柱。
      政治互信是精神支柱。
      42年前,尼克鬆曾對周恩來說,“坦誠相見非常重要。要認識到,我們雙方除非認為一件事情符合自身利益,否則是不會著手乾的。”
      如今,中美兩國利益交融更加緊密,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間更加廣闊。無論是在貿易投資、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,還是在反恐、兩軍等方面;無論是在朝核、伊核等地區熱點上,還是在氣候變化、能源安全等全球性問題上,中美都保持著密切的溝通與協調。
      自2009年中美同意建立戰略與經濟對話機制以來,這一機制已經成為雙方擴大瞭解,增進互信,拓展合作的重要平臺。國際輿論認為,戰略與經濟對話能保證一點:美國和中國可以最大限度地扭轉雙邊關係的困難局面,至少每年一次。
      中美這對合作伙伴,無需討論是敵是友這樣非黑即白的問題。中美可以有分歧,也可以存在競爭,但絕不是誰非要說服誰,壓倒誰。中美關係不必也不應成為零和博弈。
      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日前在《赫芬頓郵報》上發表署名文章說,一個國家最高尚的夢想就是有能力為世界和平、安全、繁榮與幸福作出貢獻,這應該是中國和美國共同的夢想。
      經貿合作是物質支柱。
      長期以來,中美經貿合作在兩國關係中扮演著“壓艙石”和“推進器”的作用。中美雙邊貿易額去年達到5200多億美元,雙向投資存量超過1000億美元,均創歷史記錄。
      美國財長雅各布·盧說,美中共同利益大於分歧,應化挑戰為機遇,通過本輪對話為兩國企業和民眾創造更好的合作機會,落實兩國元首構建新型大國關係的共識,讓兩國乃至亞太和全球經濟受益。
      在本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上,中美雙邊投資協定談判取得進展是一大亮點。這一談判一旦取得成功,將為雙邊關係的穩定發展註入信心,並帶來巨大共同利益。
      人文交流是社會支柱。
      此次,中美人文交流高層磋商首次與“戰略對話”、“經濟對話”同步召開,恰恰佐證了人文交流在中美關係中發揮著愈加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      中美人文交流高層磋商機制建立5年來已涵蓋教育、科技、文化、體育、婦女和青年等6個領域,落實近200項重要成果;兩國人員往來每年超過400萬人次。中美人文交流已經從國家層面深入到基層民眾,對夯實中美友好的社會和民眾基礎具有重要意義。
      在新型大國關係的框架下,中美要怎樣將共識化為成果?
      中美之間需要理解與尊重,平等與合作,堅持和積累。
      美國智庫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羅伯特·戴利認為,中美之間分歧不斷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於美國不願傾聽中國的想法。
      缺少傾聽,也就無法理解。
      美國曆史學家費正清在《美國與中國》一書中寫道:“我們同中國的關係需要我們這方面有越來越多的理解,而不是可以少理解一些。我們應該瞭解與中國的分歧所在。這是符合我們共同面對人類首要利益的唯一方法。”
      習近平主席給中美關係指明方向:只要我們雙方堅持相互尊重、聚同化異,保持戰略耐心,不為一事所惑,不為一言所擾,中美關係大局就能任憑風浪起、穩坐釣魚台。
      不積跬步,無以至千里。不積小流,無以成江海。
      “倘若美國和中國能夠同心協力建設世界,而不是震撼世界,那將是何等大的成就!”這是基辛格在《論中國》中的期許,也是中美兩國未來致力的方向。  (原標題:中美:超越歷史 相向而行)
創作者介紹

鄧麗欣

qo65qokm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